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网文江湖 > 作家风采>正文

《庆熹纪事》作者:没有挖坑第一铲,就不会有庞大产业

时间:2018-05-07 14:03:52    来源:爆侃网文综合整理    编辑:爆侃网文 字号:TT

1525673137913980.jpeg

  2017年10月13日,红猪侠在微博上晒出了“庆熹纪事终”,此时,距离这套书的出版还有半年多时间。

  红猪侠说,自己并非一个专业写作的写手:“工作中的项目、考评都没有尽头和终结可言,一件工作阶段性完成了,还会有不断优化,不断进步的要求。只有小说这件事,写完了,就是写完了。主人公的故事结束了,就是结束了。”

  她仍然记得,第一次“事情做完了”那种非常有冲击力的体验。

  接下来,《庆熹纪事》将进入影视化创作的过程。不过,红猪侠认为:影视化之后,《庆熹纪事》就不再是文字间的《庆熹纪事》了。因为外行,她不参与、不指挥——“我会像其他的读者一样,屏息期待。”

  让英雄死得其所,是体力活

  记者:作为作者的您和《庆熹纪事》是一同成长的,这个大“坑”给了您哪些东西?

  红猪侠:最重要的,我想是这部小说给了我很多生活中的平静。

  无论生活中有多少变化、繁忙、焦虑,有一个世界一直都是属于我自己的。可以在这里主生死、造海川、建城池,天地无尽。

  它维持住了我内心三分之一的根基,应该感谢这部长达100万字的小说,变成我的坚持和习惯。

  记者:为什么您会说这部写了16年的小说是一个“美好而痛苦的习惯”?,请讲一讲这句话背后的故事。

  红猪侠:长篇小说的写作绝对是个体力活。

  世界、人物、背景的设定,情节的构思,都是令人觉得非常有乐趣的过程,有时一个线索安排,到了后面的文章中终于可以解开的时候,确实令人非常兴奋和愉悦。

  然而要把这所有的构思全部落在纸面上,对我来说却完全是个枯燥、繁琐的工作。

  搜肠刮肚找到合适的词汇,确认景色、环境的描写是否在当日合理,马战、水战的武器船只是否符合历史时间的设定,等等,往往要花更多的时间查找资料。

  而要将人物的活动推进到布置好的情节和结局,也需要有合理的过程与细节。

  我曾经写到一个配角的死亡,我预计当天就可以写完。然而实际写作的时候,需要铺垫、渲染、更多配角的配合,我一连四五天一直在默念:请快去领便当、请快去领便当。然而一直花了一周的时间,才真正请这位英雄死得其所。

  别人敬奉大侠,她却写一个“坏人”

  记者:有人形容《庆熹纪事》是一部武侠小说,有人形容它是权谋小说,有人说没法给它定性。您自己会怎么形容它?

  红猪侠:我比较倾向“架空历史”这个概念,《庆熹纪事》只不过是在一段幻想的时空中发生的故事。

  它可以有潦草的战争、可以有粗浅的权谋,可以有不合情理的宫斗,也可以用“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”的方式来解决问题。

  只要读者还喜欢看这个“故事”本身,定性这件事并不重要。

  记者:虽然您的笔下写的是一段架空的历史,是否有一段真实的历史触动了您的写作?

  红猪侠:我所有的故事的发起点都是人物本身。没有好的、吸引人(至少能吸引我自己)的人物,哪怕故事的背景、其背后的架构再大,也是难以下笔的。

  所以,并没有“一段”真实历史触动,倒是在16年前第一代网络写手们在敬奉“侠之大者为国为民”这个概念的时候,我只是比较逆反地想写一个“坏人”——最坏不过是“阉党”,就非常草率地落笔,之后便坚持了16年。

  记者:《庆熹纪事》在网络上连载多年,很多读者追读、分析、催稿。你和读者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,读者怎样影响你的创作?

  红猪侠:我和最初的一些读者至今仍然是好朋友。

  我非常感谢这些读者,他们催稿、分析,但从来没有试图影响过我自己随心所欲的写作方向。

  当年有一位催稿大使——洋葱头,她捧着鲜花到我家里催稿监工,还自带了会计师考试的复习资料。然后我对她说:“我有间影音室哦,投影幕上放《指环王》还是很震撼的,你要不要体验一下?”然后,她当天没有复习成功,我也只写了两百字左右。

  所以说哪怕试图影响我写作进度的企图也失败了吧。

  影视化促成了小说的完结

  记者:您对读者说:“我们下一个坑再见。”虽然文学连载在网络时代前就有,但网络文学“大坑”现象似乎格外引人注目。对于“挖坑、填坑”这个现象,作为亲历者,您怎么看?

  红猪侠:这是网络文学时代最好的部分之一。灵感层出不穷,有勇气落地的,就在庞大的读者群体中快速试错。为大众接受的,就会切实转为收益。所以我们才会看到网络文学作者有150万之众。他们进入市场,判断需求,催生了众多高质量的IP。如果没有挖坑的第一铲,就不会植出这个庞大产业的大树。

  记者:也有人说,《庆熹纪事》这个坑“填得比较急”,您的写作背后的真实情形是怎样的?作为作者,您如何看待这个评价?

  红猪侠:不可否认影视化促成了这部小说在短期内(以年计的短期)完结。

  庆熹年间的故事,是以辟邪为主线的。我相信大部分读者在这部小说的结尾,寻找的是辟邪的完整故事。如果说第三部分,大家觉得比较急,是因为故事的线索已集中收敛到了主人公身上。我在第三部分,还写了部分其他人物的旁线情节甚至章节,但是发现在紧凑的辟邪主线的推动下,这些旁线情节没有可以容身的地方。为保证情节流畅向下推动,也大幅删去了很多文字。

  读者关注的数个重要人物,他们的故事其实不但没有结束,反而刚刚展开。在原先的整个架构下,还会有体量比之《庆熹纪事》更大的展开。

  知名武侠作家红猪侠的16年磨砺之作《庆熹纪事》,最近由浙江文艺出版社推出。

  16年前就在网络上追看这部作品的粉丝,已由少年步入中年。如今,存在了16年的“大坑”突然被填完,一位红猪侠的粉丝说:坑填完了也不说一声。语气之中,有突如其来的惊喜。

  其实,16年来,红猪侠一直在写。“几乎每一天,我都会打开这篇文章,添上二三十字、二三百字。”红猪侠在“写在《庆熹纪事》之后”这样写道。16年,她换工作、结婚、生子、目睹身边长者的离开……然而,这“添上二三十字、二三百字”每一天都在进行。

  《庆熹纪事》的主人公辟邪是深宫之中的太监,可以说,红猪侠是以其为主角进行武侠小说写作的第一人。

  辟邪颠覆了人们固有的印象,无论是气质还是为人,当得起“干净”二字。然而,他又是有着道德瑕疵的人物:他常常身处两难的境地,不得不在道义与志向上做出取舍。矛盾、权谋、复仇、爱恨、热血、直指未来的胸怀与眼光……这些,让《庆熹纪事》成为一部引人注目之作。

  《庆熹纪事》的豆瓣评分高达9.3。可以说,IP大热,也加快了红猪侠的“填坑”速度,在记者专访时,她也说到了这一点。

  而从《庆熹纪事》说起,也可看到网络文学发展的一些脉络,以及整个网络文学在大众文化中被开发与受关注的程度。(浙江新闻)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